嘉阳国家矿山公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291|回复: 11

嘉阳历史点滴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5 14: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太阳石 于 2013-1-17 11:17 编辑

嘉阳历史点滴回忆
★尚 统 一


应变委员会
      文革期间(1970年),我父亲尚长庚受到“审查”,其中有一条罪状是解放前夕曾任“天府公司嘉阳营运处‘应变委员会’”保卫队长之职,王祖德任副队长。
      1970年5月,我给远在北京的姑父赵综章(原嘉阳营运处处长)写了一封信,询问有关所谓“应变委员会”一事的经过和来龙去脉。我姑父接信后,立即给我回信一封,把有关事宜作了详细的介绍,只因当时正值“文革”期间,我看后立即把它烧掉,如果当时能保留下来,现在应是一份珍贵的史料。
现经我的回忆,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1948年11月下旬,我(赵综章)接到重庆总公司黄志煊总经理的电报,通知到重庆开会。到了重庆总公司后,黄总经理在一间小会议室召见我们,当时在座的天府总公司所属的4矿矿长、4位营运处处长,到会的另一位经黄总经理介绍才知是资源委员会重庆办事处处长曾先生。会议开始由曾处长介绍了南京开会的情况,并要求大家作好以下几点:
      一、封存帐目和一切档案。
      二、保护财产和一切设备。
      三、迎接解放、准备移交。
      曾先生讲完后,黄总经理再三强调以上几点的重要性和具体作法。如国民党的部队来了不与他们发生冲突,送点钱打发走了事,如果土匪来抢劫破坏,一定要武装阻击。最后黄总经理又强调了此次会议不得外传,严格保密,只限与会者知道,心里有个准备,至于实施时间另行通知。
      1949年5月中旬,又接总公司电报,火速到重庆开会,这次参会人员较前次多,总公司各处处长都到会参加。会议内容:解放军即将南下,大家回去开始实施行动,武装护厂护产,做到内紧外松,不能造成负面影响……。会后我趁返犍之机,顺便到泸州、宜宾分别会见了黄长敬、杨志成二位主任,并向他们传达了总公司布置一定保护好财产,稳定员工、顺应形势的发展变化,二位主任表示一定按总公司的要求认真落实,在政权更叠期间营运处全体员工无一人离开。
      以上是赵综章来信对“应变委员会”的经过情况介绍,而此事的总布署却是资源委员会孙越崎先生。
      2008年,嘉阳集团要编写矿史,我作为一个原嘉阳的子弟、职工,有义务协助领导做好这一工作,有机会接触到孙越崎之女孙淑涵,当我在电话上告知她嘉阳煤矿要编写矿史,需要孙老的相关资料,孙淑涵大姐毫无保留把手中尽有的相关资料邮寄给我。在孙老的资料中,发现有关资源委员会关于护厂、护产、准备移交的相关资料,现摘录有关章节于后,以正视听,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1948年10月,孙越崎决定利用国民党社会部在南京召开全国工业总会成立大会的机会,召开一次秘密会议,讨论资委会的去留问题。这次会议之前孙越崎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社会部会议结束后,各厂矿的负责人已准备返回,他又派主任秘书李彭龄赶到火车站,把他们接到资源委员会本部礼堂开了个冷餐会,把积压已久的想法同大家讲明。他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学工程的,都是怀着工业救国的理想,在抗日战争开始前就参加了中国的工业建设,资源委员会现有的工矿企业,是中国仅有的一点工业基础,我们有责任把它们保存下来……。我想共产党在中国执政也可能会效法苏联,大家都会有用武之地。……孙越崎讲话后第一个站起来表态支持的是金属矿管处处长杨公光(杨度的二儿子),他的支持对与会者起了很大的作用,接着表态的是河北井陉矿务局局长王翼臣,重庆办事处处长曹丽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在国家大动荡中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他们为保存中国仅有的一点工业基础,冒着极大危险,拒绝拆迁,护厂、护矿,由于孙越崎等一批老前辈的正确抉择也使嘉阳煤矿能平稳的移交给人民政府。资源委员会留在大陆的行为,孙越崎一直认为是对人民的应尽之责,也认为组织上已经调查清楚了,所以未向中共中央写过说明和报告。
      1954年,全国政协开会时,周总理让他上台讲一讲自己领导资源委员会留在大陆的经历,他亦不肯说,不愿意表功。以前的一些政治运动中有不少人被整。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资源委员会留在大陆的爱国行动竟被“四人帮”认为是特务组织潜伏大陆的行动,资源委员会的人员从上到下,无一不受到很大冲击。例如:高级职员中的副委员会会长吴兆洪被隔离审查四年半,重病出狱后逝世……有的人因受逼供而自杀,中下级人员很多人被打成特务,有的自杀身亡,有的劳改中病死,家属也受到株连。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这些人员及家属纷纷给孙越崎写信,请求孙老向上级反应,帮助尽快平反。
      为了对历史负责,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的十几年里,孙越崎把很大一部份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为原资源委员会人员的平反冤假错案上面。他虽然对自己在建国以后的经历能大度释然,但对原资源委员会许多人员的命运却不能不感到深深的痛苦。他曾经引用过《晋书》中的一句话“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孙越崎面对这一封封来信,心中实在不能平静。为了一个原来素昧平生叫宋天祥的人平反之事,他竟写出了上百封信。经过多年的努力,有些事情的解决还是不尽人意之后,孙越崎于1991年10月24日给江泽民总书记写了一封信,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亲自到孙越崎家了解情况,取走信件呈送上去。
      江总书记接到孙越崎的信后非常重视,很快就派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丁关根到孙越崎家里进一步听取孙老的意见,并告知他,中央对他的信很重视……
      1992年3月16日,江泽民总书记请孙老到中南海共进晚餐。下午4点左右,孙老在秘书沈嘉元及吴京的陪同下,来到中南海。车到中南海停在楼前,江泽民总书记笑着迎上前去,紧紧握住孙老的手:“孙老,您好!”,孙老也很高兴说:“总书记好!”,两人边走边谈来到会议室,大家一一落座后,江总书记开始和孙老拉家常式的漫谈……。江总书记谈到资源委员会的人员在全国解放前夕拒迁台湾,护厂护产,保存了大批美援物资,的确为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资源委员会的行动是带有起义性质,但起义一般是军事方面的,文职人员不好这么说。我的意思是这样,资源委员会当时与地下党有接触的骨干,可以按地下工作人员参加革命算(即享受离休的待遇)。……
      在孙老的要求下,1992年10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同孙越崎等资源委员会在京部分人员会见,第二天新华社发了消息:宋平在会见时说,在孙越崎等负责人的领导下,原资源委员会人员有组织、有领导地起来护产护矿,将所属工矿、企业和财产交给人民,移交给新中国,是正义的爱国行动,是有功劳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充分肯定孙越崎等资源委员会负责人和工作人员的这一历史功绩。
      解放时我已5岁多,在我的记忆中解放前后营运处的员工每天照常上班,井然有序和平常一样。为了安全起见,在解放的前几天把家住营运处附近的孩子,晚上安排到营运处内住宿,并组织员工晚上轮流值班。如我父亲、王祖德、郭思成、孙俊锋、郑其昌、刘仲林、乔加宾、张学文、王文仲、余德财、郝万财、范绍荣、李德成、代树堂等20多人的护卫队,每人都佩枪,分批轮流值班。其中乔加宾可能由于当时正值年轻,他的装束别具一格,上身前后挂了2个黄铜板,作为护具,胸前挂了4颗手榴弹,腰间别了2支驳克枪,腿上打着绑腿并插上1把匕首,当他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时,大家哄堂大笑,一帮孩子们在他的屁股后面跟上跟下、四处起哄,可谓出尽了风头。
      保卫队成立后,一直尽忠职守,保证了公司资产安全。由于犍为是和平解放,嘉阳运营处又实行了武装护卫,其间没有发生任何不测,实行了平稳过渡。解放军进城时营运处的全体职员除留值班人员外,其余全部去迎接解放军,当时十八军作战处机关就驻在营运处。
      以上事实说明,当年营运处这些保卫队就是按公司要求组织护厂、护产,是按孙越崎带领资源委员会人员、资产全体投奔新中国的爱国行为。且当时并没有任命我父亲为队长。1978年,我父亲的冤假错案彻底平反。


到恩来家里去了   
      黄志煊,四川南溪县人,京师大学堂(现北京大学)采矿冶金系毕业。1944年3月任嘉阳煤矿矿长,其子黄长敬曾任嘉阳煤矿主任工程师。
      据嘉阳矿志介绍,黄志煊毕生从事煤炭事业,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尤其是对四川和重庆的煤炭工业作出了较大贡献。他在青年时期,颇具民主革命思想,早年加入京津同盟会,在中共党员孙炳文的影响下,积极参加民主革命活动。孙炳文牺牲后,烈士遗孀及其幼女得到黄志煊的竭力保护和抚养。因这层关系,黄志煊同周恩来及中共领导人关系密切,而且黄还同邓颖超有亲戚关系。在解放前夕,又积极带领和组织公司所属各矿厂员工保护财产,迎接解放,使所属矿厂的机器设备、档案材料等完整地移交给了人民政府,为共和国的经济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黄志煊先后在西南煤业管理局、重庆煤管局任总工程师,以下故事即发生在黄任四川省煤管局总工程师时期。
      1955年,煤炭部召开全国煤炭工作会,西南煤管局局长孔勋和黄志煊出席会议,有几天晚上黄志煊没有在宿舍,晚上很晚才回来,孔局长很纳闷,第二天,孔局长就问:“黄老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晚上很晚才回来?”黄老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到恩来家里去了,还有朱德、小平,你去不去嘛?”孔局长听后很吃惊回答:“我当然想去”。黄老说:“今天散会后你跟我在一起,到时有车来接。”散会后,孔局长一步不离的跟着黄老,不一会来了一辆轿车把黄老和孔局长接走,车到中南海总理的家前摁了一声喇叭,就见总理、朱德、小平出门前来迎接黄老,下车后黄老马上给总理他们介绍:“这位是我们西南煤管局局长孔勋”。总理听后说:“呵,你就是西南煤管局长孔勋,知道了,请到家里坐。”
      这个小故事,说的是我们的矿长黄志煊同伟人周恩来既是亲戚又私交甚深,作为嘉阳的职工,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余 宰 子
      50年代,嘉阳煤矿机电行业中有二个手艺行业中的知名人士,一个是余宰子(志新),一个是肖锉刀(树辉),他俩的宰子、锉刀使用起来那真叫“赶鸭子上架呱呱叫”,无人不佩服。
      我们参加工作学徒时,肖树辉师傅已脱产做领导工作了,无缘目睹他的技艺。当时余师傅还在车间工作。60年,因工作需要我从机修厂电工班调车钳班工作,改学钳工,有机会接触到余师傅。他在工作中一般不说别人的高低,他有一个习惯,在工作之余他爱抽着叶子烟去看一看我们这些学徒的工作,如果走到你背后能站上一两分钟抽着烟走了,说明你干的工作在他的眼里还算过得去,如果在你背后抽一口烟吐一泡口水就走了,说明你的工作是不合格的。
      钳工的基本工作不外乎锑打锉。平常在用鎯头时,我们认为鎯头越重越有力,所以我们这些学徒都爱用一磅半重的,打不了几下手就软了,而余师傅使用的鎯头只有一磅,在锑打时锵锵有力,只见铁屑向前飞,整个动作轻松自如,比我们的速度快多了,而且锑出的工件平面如镜。为了学到余师傅这一手,我也动了一翻心思,平常注意观察他的生活习惯,发现他下班后只要不学习,他都要到一个固定的茶馆喝茶,并爱坐在一个固定的位置,发现他的这一爱好后,只要不学习,下了班我总是跑在他的前面,在他固定的方位泡好两碗茶,当他出现在茶馆门口时,马上招呼他“余师傅,茶已泡好了,这里坐“,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大家增进了感情,基本上无话不说,我才向他提出“余师傅你用的鎯头比我们用的轻,怎么比我们的效率高?”余师傅听后大笑说,你认为鎯头重效率就该快,不是这样的,你们使的是憨力,打的是婆娘锤,一蠕一蠕的,架势又不对,根本发不出力,用的鎯头太重,又容易累。正确的架势应该用拇指和食指把鎯头控制在虎口中,中指、无名指、小指放开,离开鎯头把,然后用大臂带动小臂收回鎯头与耳齐平,当把鎯头打击后手腕下压,中指、无名指、小指同时用力收回,这样可得到加速加力的作用,要用一点巧力,工作起来省力又省时。”通过余师傅的指点,在实践中的确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1957年春节大检修,余师傅被派到中站修理绞车,黄村井口的蒸汽绞车由刘仲全负责。大年初二,下午当中站的工作完成后,余师傅回到一井机电队车钳班准备洗手下班,见到张世梅(原机电队书记)、肖树辉、刘仲全、刘仲安等师傅们在一起开会。张世梅突然把他叫住:“老余,你来看一看这个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余师傅过去问“这啥子问题”?肖树辉回答:“老余,因检修前没有换涨圈(活塞环),现在涨圈的张力不够又没有新的来换,你看能不能打个主意想个办法。”余师傅去看了一看用手把涨圈拿来扳了一扳(实际上是通过这一方法试一试张力)后说:“可能有办法。”张世梅听后高兴的说:“不要怕,大胆点,干好了算你的,出了问题算我的,我负责。如果干好了给你涨一级工资。”余师傅说:“张书记,时间可能要长一点。”经在场的领导师傅商量,还来得及把其他工作安排在前进行,装活塞这一工作留在后面。
      方案决定后,大家各施其责,余师傅的方法是先用一段 φ50 m/m的黄铜棒做了一个鎯头,底部按涨圈的内经做一个尺(圆形),再用一段φ100m/m45#钢表面上车一道凹槽,凹槽按涨圈的外径车,光洁度要高,然后把涨圈放在凹槽内用铜鎯头从内圈内多次冷排,通过冷排(每锤用力一样),使涨圈的内部分子结构得到改变,增强涨圈的强度和张力,就这样使黄村井的主绞车的检修任务圆满完成。


毛  专  家
      1962年,因解决蜜蜂岩站火车加水的问题,当时芭石铁路上跑的重庆建设厂出的桩尾车,煤水箱在车头的两侧,矿上决定在菜子井口安1台75千瓦的7级水泵,把井下的水抽到蜜蜂岩站作为火车用水。
      当时这一任务比较紧迫,就由机电科安装队负责。当时的安装队长齐正孝就带领我们一批人员到场,加班加点其中包括了千多米的管道在两天就基本完成,但是一试车问题出现,一开机就顶高压开关,这下就忙坏了,电工师傅通过加班加点把所有电气部分都检查遍了,没发现问题,就又试车,结果还是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钳工们又把水泵拆了检查,还是无问题,就这样反复了3次啥子司马令牌都耍完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有人提出是否请毛专家(斌武)来看看。因毛斌武当时在一井机电队,他是53年嘉阳抽调一批工人到东北学习,重点学水泵,号称毛专家。毛斌武到现场后,围着水泵转了一圈,马上拿了一把搬手把平衡盘外面的一个堵头螺丝拆掉,在螺丝孔上加了一个倒拉刺接上一根软管,把软管放在水池里,就叫开车,结果水泵工作正常,我们在场的人员都大叫你真不愧是水泵专家。
      请机电的同仁们想一想,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一现象?
      因水泵的出水方向平衡盘有一个回水口,当时出厂时没有和进水方向连通,造成内部涡流,内部压力增大,消不了气,使负荷增加水泵无法启动。在科技发展突飞猛进的今天,特别是机电一体化的时代,有的问题是反映在电气方面,有的问题是反映在钳工方面,这些问题可能都是一些假相,希望矿上的机电同仁们一定做到分工不分家,碰到问题大家共同商量,平时多学习有关资料,提高我们的业务能力。

英  雄  餐
      1960年,正值国家经受3年“自然灾害”过粮食关,当时我在石溪嘉阳机修厂工作,由因工作需要学电工改学钳工,因当时的芭石铁路通车投入运行,急需大量的煤车,为了赶制煤车,我们这批学徒两人一组,每天要锯6根煤车轴(φ100m/m45#圆钢),当时正值3年困难时间,各种原材料又缺乏,所使用的锯条也在其中。为了解决生产中的这些问题,经党支部和厂领导决定,发动全厂职工开展小改小革和提合理化建议,凡在工作中作出贡献者,当月底可进英雄餐1次(不收饭票、菜票,并且油水大可饱餐一顿),为了吃一餐英雄餐,职工们都在本职工作中费尽了心机,开动脑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如我当时看到用过的锯条一大堆放在那,感觉到太可惜了,就收集在一起通过回火然后放在石灰里冷却后,用三角锉重新开齿后在再碎油火,通过翻新后使报废的锯条又得到了物尽其用,当然到月底我也就进了一顿“英雄餐”,饱饱的吃了一顿。
发表于 2013-1-15 15: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嘉阳有历史,历史有故事,故事有味道
 楼主| 发表于 2013-1-15 15: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珍贵的历史回忆!文中记录的人和事虽然平凡却令嘉阳人骄傲!向文中记录的为嘉阳建设作出贡献的先辈们致敬!再次感谢尚先生提供的历史回忆!欢迎更多了解嘉阳历史的人士给我们供稿。
发表于 2013-1-15 17: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70年代,流行这样一段话:朝鲜电影有哭有笑;罗马尼亚电影搂搂抱抱;越南电影飞机大炮;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老故事勾起你的回忆!
发表于 2013-1-15 18: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辈们致敬:victory:
发表于 2013-1-15 22: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不到尚老师的故事这么有价值,应该再深挖。
这么好的故事不应该一次发完。
发表于 2013-1-15 22: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黄总经理到矿1948.JPG
发表于 2013-1-15 22: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情系库尔勒 于 2013-1-15 22:57 编辑

      小时候只感觉到长辈中像尚长庚、乔加宾他们说话的腔调比较另类,满嘴“葡萄话”,文革中都属于“三家村”里的老修份子,其实他们都是有故事的好人。在他们身上折射出旧中国里一批知识分子以实力救国为己任的希夷之光。应当向他们致敬!
发表于 2013-1-16 11: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故事,认真读了。
发表于 2013-1-17 15: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嘉阳的老前辈学习致敬!
黄小禾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3-10-8 03: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1-29 18: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照片中有爷爷,竟然还有奶奶。黄总经理志煊还是这身行头派头十足。珍贵照片,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蜀ICP备08002150号

川公网安备 51112302000103号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GMT+8, 2017-10-20 00: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