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阳国家矿山公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776|回复: 29

大江歌罢掉头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26 08: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48 编辑

嘉电公司全景.jpg
第一篇   问题的提出
      滚滚岷江东逝水,带走了嘉阳人半个世纪的蹉跎岁月,也毫不留情地卷去了嘉阳煤矿曾经的辉煌。
      历史的年轮回转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黄村井、大炭坝井相继闭坑,优质煤资源告罄,嘉阳煤矿全部人马汇聚天锡矿井,改开采灰分达50%以上的劣质煤资源,从此,这块储量颇丰的“霉”炭把企业一步一步地带入了窘境。
     “萧萧秋气计,萋萋万物衰。荣华尽零落,槁叶纵横飞。”1991年,嘉阳的秋天既不“秋高”,也不“气爽”。人们刚刚度过了一个既不发月饼、又没有慰问金的中秋和国庆节后,便陷入了连天绵雨、寒气袭人的季节。而此时的矿领导,则几乎是倾巢而出,不间断地穿梭于省财政厅、煤管局、计委、经委的相关处室,为的是“乞讨”一点过日子的饭钱。
5寸 (3).JPG
     这一年,企业产煤32万吨,销售不到15万吨,计划合同量无法兑现,洗原煤下跌至65元钱一吨,煤款难收,库存暴满,矿井时产时停,生产难以维系,亏损急剧上升,破天荒地突破了2000万元大关。
     这一年,企业奖励晋级调资指标因缺钱而无法兑现;落实“农转非”政策迁入矿区的职工家属拉家带口搬上鲁家村居住;人们眼巴巴地望着矿领导能否在年底发点奖金,好腌几块过年吃的腊肉……
5寸 (13).JPG
    “四面青山来眼底,万家忧虑聚心头。”过够了苦日子的嘉阳人开始寻找自己的出路,谁都不愿意让具有辉煌历史的嘉阳煤矿在自己手中毁掉。一个大胆的构思开始在领导层中酝酿———转产!“办一个坑口电厂,变卖煤为卖电。”矿长王国廷这一想法的提出,立即得到领导班子的重视和赞同。于是,嘉阳的转产工作就在这“四面楚歌”的境况下开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49 编辑

第二篇  喋喋不休的争论

     1992年1月26日,省煤局召开安全工作表彰会。王国廷矿长在会上提出的办2×5万千瓦坑口电站的构想,犹如一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水潭,激起了阵阵波澜。有点头称道的、有摇头否定的,当然也少不了冷嘲热讽的丝丝冷风。这也难怪,因为当时上10万机组算是够大的了,毕竟谁也没有尝试过办大电厂的艰辛,能不能办也无可行性研究佐证。
5寸 (14).JPG
    要服众就要寻找一定的依据。1992年2月12日,王国廷率人到成都,通过关系搞到了东方电站配套公司给深圳一家电厂设计的2×5万千瓦电厂的可行性报告。回矿后,立即组织力量,分头摘抄和复印,结合矿的实际,形成了一个内部拼装版的初步可研报告。3月16日,王国廷带着这个报告参加省煤局工作会,开始在省煤局领导层中游说。
    1992年4月6日,李宗源任嘉阳煤矿党委书记兼矿长的批文正式下达,在发表施政演说时,他肯定了转产办电的主张,并谈了工作思路。5月8日,李宗源在成都参加省煤局改革座谈会,上午11时打电话回矿,急召邵达等人到成都,参加下午两点半李洪棠局长召集的嘉阳转产专题研讨会。从这次会议开始,省煤局围绕嘉阳转产办坑口电厂的专门会议竟开了6次,耗时一年之久而难以统一。
    老实说,当时省煤局领导和各处室负责人无一不是出于对嘉阳煤矿的真诚关心,他们各自发表的意见、出发点都是考虑如何转产才能使嘉阳今后的日子过得更好。但是,这种各执己见的、无休止的争论,客观上也阻碍了转产的进程,错过了最佳时机,给以后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光是围绕嘉阳转产所产生的喋喋不休的争论,就可以写一本厚厚的书出来,这些没必要赘述。这里摘录1992年10月14日李洪棠同志说过的一席话,即可看出当时省煤局领导是何等的决心难下。
     李洪棠讲:“在我的脑子里,总是在回顾嘉阳这些年走过的路。老实说,82年没下决心让嘉阳搬到华蓥山去,而搞就地扩建天锡井,就是一件错事。现在你们提出办电厂,我却担心投资了几个亿,办成后又怎么样?搞不好又是一件错事。嘉阳1982年扩建天锡井,花了几千万,增加了矿井能力,结果因煤质差、成本高,销售困难、亏损上升。怎么办呢?干脆提高煤质吧,行!又搞洗煤厂。嘉阳人还真是能干,仅仅10个月,没花多少钱,洗煤厂建成了。建成投产后又因回收率低,卖洗煤赔本,建个焦厂炼焦也赔本。还有那么多的中煤没法消化,拉出去倒既花钱又可惜。没办法,干脆再建个矸石电厂吧,电厂也很快建成了,但生不逢时,遇到经济疲软,5分钱一度的上网电价,还有若干限制,最近才有些收益,也解决不了矿的问题。又怎么办,干脆再建一个矿吧,于是轰轰烈烈上青山,人也去了,地也划了,小煤窑也接收了,现在死不了又活不成,结果一个包袱上面又加了一个包袱。多年的结论,说明靠矿井解决不了嘉阳的问题,这就引出了现在这个办电的想法。我们向省政府写了报告,给予你们工作上的支持,但心头却在打鼓,办了大电厂究竟能不能解决嘉阳的问题呢,如果回答不了,又怎么敢下决心同意你们干呢?”
     争论归争论,问题了问题,最后省煤局还是勉强同意了嘉阳提出的“跑大干小”的折衷办法。

5寸 (2).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0 编辑

第三篇  京城带回“准生证”

     虽说争论被暂时搁置,但当时很多领导同志并不看好电厂项目,理由是难度太大,希望渺茫。其实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因为上这样的项目,首先需要国家能源部批准项目建议书,然后才能搞可研,进入国家计委立项审批程序,还要由国家开发银行对项目进行效益论证,决定是否给予贷款。这当中每一个步骤都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如果哪一个环节上“卡壳”,都将导致项目的夭折。一个省属企业、地方小矿,要想完成这样的大手笔,难度可想而知。
     其实,嘉阳人何曾没有想到过将会遇到的困难和阻力,但是,企业所处的困境逼着我们硬着头皮也要往前闯。同时,要想真正打消省煤局领导的顾虑,必须首先争取在国家能源部挂上号,获取项目批文,这第一步的工作实在是关系重大。
     说干就干,雷厉风行乃是嘉阳本色。我们庚即邀请专家组来矿踏勘论证,编写项目建议书和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在省计委和煤管局的直接支持下,这项工作仅用3个月时间便完成了。
1993年3月3日,在完成一系列申报准备工作之后,矿转产办的同志会同省计委、省煤局相关人员进京,开始项目申报工作。不出所料,因项目前期争论时间过长,错过了最佳时机。这时的国家能源部,已决定于3月15日人大召开时撤销,各个部门都在忙于收尾工作,根本无心审批新项目,何况当时国家刚好出台了新规定,原则上不再批准建设5万以下燃煤机组,这第一步就卡了壳。
     好在嘉阳人在长期的对外活动中练就了一套软缠硬磨的真功夫,此时正好派上用场。在京工作的同志开始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找,哭穷、诉苦、赖着不走,搞得人家没有办法,只得勉强“签字画押”,一星期后,还真把批文送审稿上呈到了计划司司长的案桌上,可到了这里就不行了,无论你怎么软缠硬磨,就是不同意、不签字,惹火了,甩给你一句“除非部长打招呼,我就给你们办!”
     事情还真是凑巧。矿上的同志在进京之前,曾去拜访过当时东方公司的老总丁一,丁总同能源部部长黄毅诚是苏联留学时的同学,他当时就我们的事专门给黄部长写了一封信,吩咐不得已时就拿这封信去找他,并告诉了黄部长的家庭住址。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矿上的两位同志立即前往北京翠微西里戒备森严的部长大院,经门岗好一番盘查之后得进,找到了黄部长家。第一次敲门,保姆说黄部长不在,不知何时回家。既然来了,当然只有等,去的同志冒着严寒在院内等候。大约一小时后,看见一辆轿车停在黄部长的楼下,下来一个人上楼去了。于是,急忙跑去问司机,司机回答不是黄毅诚,黄坐的车是奔驰,牌照是4个8。不大一会儿,又见一辆奔驰P8888进院疾驰而过,以为这下黄部长回来了,于是又去敲门,保姆说还没回来,我们的同志说,已看见黄部长的车回来了,并说了车牌号,保姆笑着说:“我们院里有几个8888,黄部长的是H8888。”没办法,又等吧,中午时分,H8888终于进院,这回则是黄部长夫人开的门,让进屋坐,她去叫黄部长说:“老黄,丁一介绍来的人,上午来几次了,你还是见一见吧。”过了一会儿,黄部长从里间出来,听了汇报,看了信,没说一句话,提笔在信上写道:“计划司小谦同志,请研究支持。黄毅诚 3月12日……”
     可以想像,当时计划司领导看见批示时那种惊讶的神情。
     1993年3月15日,全国人代会召开,宣布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部。同日,能源部行文批准嘉阳劣质煤坑口电厂项目建议书,准予立项进入可研阶段。最具历史意义的是:这是能源部撤销前审批的最后一个项目。
5寸 (8).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1 编辑

第四篇  跑大干小

    “嘉阳从北京带回了电厂立项批文”!这消息在省内不胫而走,使支持的人深感欣慰,疑虑的人有了信心,反对的人不再吭声。嘉阳转产的议题再次列入省煤局的工作重点。1993年4月16日,省煤局召开局长办公会,正式批准嘉阳煤矿“跑大干小”的转产方针。
     当时大家的头脑都很清醒,知道对电厂项目而言,仅仅是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今后的路还长,任务更艰巨,变数也很大。处于极度困难的嘉阳急需脱贫,绝不能在电厂一棵树上吊死,“跑大干小”必须同时并举。矿领导班子决定分为两套人马,一套抓正常生产,一套抓转产工作。
     先说“跑大”。电厂可研阶段是工作任务最为繁重的阶段,全部完成需一年时间。这期间,要落实设计单位,完成可行性研究、接入系统设计、环境影响评价三个大型报告,每一个报告都包含了若干必备的条件和必需的批文。从县、市、省直至国家有关部委,都要去取得相关批文,包括征地、补偿、拆迁、取水、除灰、除尘、并网、电价、评审、筹资、供煤、设备选型、厂址勘探、计划审批等等,总共需要盖300多个公章,打通若干个关键的环节,其任务之艰巨、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这当中有过很多的辛酸、很多的惊喜,当然也欠下了很多的人情,愧生了很多的得罪,所有的过程,概不赘述。结果是,到1994年6月底,可研阶段的基础工作全部完成。
5寸 (4).JPG
     再说“干小”。电厂是未来发展的希望,生存是企业面临的现实。1993年起矿的亏损已突破3000万元,煤炭市场继续恶化,富余人员迅速上升,职工子女成群待业,困补家庭不断增多。要挽狂澜于大厦将倾,必须迅速建设一批短平快的项目,首要的是要解决项目资金问题。
     钱、钱、钱,命相连。为寻求项目建设资金,嘉阳领导班子成员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既联名向省政府写求救信,又通过职工代表大会形成呼吁书,分送到省领导和各个相关厅局。嘉阳的极度困难引起了省领导的高度重视。省委副书记谢世杰将求救信批转常务副省长蒲海清:“海清同志,嘉阳煤矿处境艰难,此事再拖下去还得要解决,早解决比迟解决好,请酌。”蒲海清即批转当时分管工业的马麟副省长,马副省长则约见省煤局及嘉阳主要领导,听取专题汇报,安排省财政厅、省计委、省经委到矿调研,提出项目方案和筹资意见。此后,当时的省财政厅厅长李达昌、省经委主任佘国华、省计委常务副主任廖杰相继率考察组到矿调研,分别向省政府提交了解决问题的措施和办法。提到了要将嘉阳的问题与当时同处极度困难的威远煤矿的问题一并解决。
    1993年8月16日,省政府召开省长办公会,形成了省政府“8·16议事纪要”。核心内容是:从1993年起,每年由省财政厅拿出1500万元,省计委1000万元,省经委500万元,省煤局500万元,合计3500万元,组成嘉阳、威远转产基金,两家对半分,各1750万元(后因省煤局资金未到位,变为各家1500万元),嘉阳5年总计获得转产资金7500万元。
    资金的落实极大地推进了转产项目的建设进程。1994年11月16日,总投资为1820万元的嘉峨水泥厂建成投产;12月10日,投资175万元的制氧厂建成投产;12月31日,投资148万元建成的川嘉公司在犍为县城正式挂牌营业。三个项目共安置富余人员350多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矿的困难状况,遏制住了亏损继续上升的势头。1995年,省财政厅又给予嘉阳特别的支持,将下属的成都粤都铝材厂800万固定资产划拨嘉阳,出钱支持矿在成都建嘉阳招待所,再拨款8500万元,支持嘉阳在眉山建钢铁厂。省计委也先后安排资金390万元,作为坑口电厂的前期费用。
    危难时刻见真情。嘉阳人将永远铭刻不忘曾经给予我们极大关心和支持的各级领导和众多的朋友们。
5寸 (10).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3 编辑

第五篇  电厂项目一波三折

    在转产第一步工作项目落实、资金落实、建设工地热火朝天的同时,矿领导班子一刻也没有放缓争取坑口电厂上项的步伐。大家清醒地认识到,在建项目只能缓解矿一时的困难,要彻底解决矿井的出路问题,只有建成电厂,才是嘉阳转产的真正成功。因此,从1994年下半年起,矿即组织精干力量,到北京攻克电厂项目难关。
    由于事前争取到了能源部的项目批文,坑口电厂的立项工作在国家计委被原则认可,但必须按当时的规定重新审批项目建议书。这个规定就是:煤矿办电,须经煤炭部、电力部同意并分别向国家计委呈报同意立项的批文。原能源部的批文可视作电力部已经同意而不再补办手续。但煤炭部尚须出具批复立项的报告。因此,矿第一步的工作便放在了煤炭部。
    虽说都是“煤家人”,但嘉阳煤矿属地方矿,并非煤炭部的“嫡系”,工作起来困难仍是不小。好在当时省煤管局领导给予了大力支持,帮助嘉阳做煤炭部各个司局的工作。特别难忘的是时任省煤局副局长的宇万禄同志和计划处副处长魏诗熏同志,多次陪同一起到煤炭部做工作,与我们同吃同住、同喜同忧。经过3个多月努力,于1994年6月底获取了煤炭部的项目批文。
    有了煤炭部明确支持的意见后,随即开始到国家计委做工作。在这里又一次尝到了办项目的艰辛,体会到了程序上的刻板和繁琐。常常是找这个、这个出差了,找那个、那个开会去了,别人不能代替也不会去代替。一等就是几天,走又不能走,留又没事做。跑项目的同志也算机灵,反正都没事做,干脆到国家计委去义务“上班”。每天去帮人家打开水、扫地、擦桌子、整理文件、接传电话、抄写资料,甚至守办公室等,以此融洽关系,也搏得了不少的好感。
    就这样连续在北京工作了两个多月,经国家计委七个处长、三个司长、两个副主任会签同意后,1994年8月31日,国家计委才以计交能[1994]1165号《国家计委关于四川省嘉阳煤矿劣质煤坑口电厂项目建议书的批复》正式行文批准立项。
5寸 (9).JPG      
     接下来就该是国家开发银行的事了。严格说,当时还没有国家开发银行,而叫做“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其职能是按照国家计委的批文配置资金,相对于项目而言,争取资金要容易得多。但倒霉就倒霉在电厂项目前期省内争论时间过长,错过了机会。这时的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已经国务院批准决定成立为国家开发银行,只是尚未挂牌,其职能也发生了变化,成为具有独立审批项目贷款权力的政策性银行。换句话说,叫做项目没有国家计委的立项批文不行,但即便有了批文,银行方面认为没有效益也可以不投,这就把我们害苦了。
     果不其然,一到开行便卡了壳。人家听说是煤矿办电,脑壳便摇得像个货郎鼓一样,表示不予受理。这也难怪,当时煤炭系统全行业都不景气,开行原先贷给煤矿的款项,叫做“肉包子打狗”,没有一个能收回贷款。任你好说歹说,煤炭石油信贷局的同志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不接受。
     怎么办?难道经过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项目就这样夭折了不成?跑项目的同志没有因此而气馁,在不停歇地缠磨的过程中,无意中打听到当时开行煤油局的局长过去是从煤炭部调任的,于是又急忙回到煤炭部,请了两位与其交情甚好的领导同志帮助我们做工作,最后这位局长终于答应听取矿的汇报。
     既然事情有了转机,必须趁热打铁。在煤炭部时,还打听到这位局长曾经是孙越崎的学生,更是喜出望外。在汇报时,去的同志有意识地回顾了孙老先生当年创办嘉阳煤矿的艰难历程,讲了矿目前的困难,力陈只有建设坑口电厂解决劣质煤的出路才能使嘉阳走出困境等等,说得这位局长频频点头。最后,他叫来煤炭处的几位同志,吩咐受理此项目。
     平息了开行的“门坎”风波后,总算是又松了一口气。一想到下一步对可研报告的评审工作,刚平静的心又悬了起来。这是为何?因为设计单位做的可研报告,其效益是按矿的意愿测算的,说白了是为了争取上项而掺和了不少“水分”。这当中包括煤价、电价都是虚的。征地费、设备款、土建工程、安装工程、输出工程等投资都压得很低,还有一些主管部门出具的批文,包括省内配套资金的证明等都是意向性的。这一切在开行的专家面前是很难蒙混过关的,如果不事前做好工作,就拿这个本子去接受评估,万一被“枪毙”,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意识到了问题,就要抓紧整改。一方面,矿与设计单位联系抓紧修改补充可研报告,尽可能做到实事求是,据实算账,同时请省计委能源处的同志帮助我们获取省电力局关于上网量和上网电价的正式批复;另一方面,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则抓紧与主审专家们接触,择机将一些实际情况提前告知他们,征求意见,并不断地将修改意见反馈回矿。最后形成的版本,将总投资由4.4亿元调至5.3亿元,将开行贷款回收期由5年调至8年(开行可接受的时限)。
     1995年3月21日—23日,开行评估专家组一行7人到矿现场踏勘了解情况,24—26日,评估会在成都召开,专家组与省相关领导及相关厅局负责人、设计单位、业主单位参加,经过3天紧张有序的评估审查,最后形成了一致意见,通过了评估报告。同时会议要求对提出的整改意见抓紧进行修改、补充和完善。
     1995年5月20日,修改完成的可研报告正式付印装订送往北京。7月16日,开行煤炭石油信贷局正式通过嘉阳2×5万千瓦坑口电厂评估报告,传相关局委会签。10月中旬完成全部会签手续,等待上会。
     决定命运的时刻终于到了。1995年11月27日,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委员会召开贷款项目审查会。一大早,在北京工作的同志便来到开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大厅里等候结果。时针指到9点,没有消息,指到10点,还没有消息。11时10分,列席会议的煤炭处处长彭翔终于向我们走来,带来一副沉重的脸色和从喉结处哽出的三个字:“给毙了!”
     怎么走出开行的,怎么回到旅馆的,吃没吃午饭,似乎都不记得了,仿佛遭到五雷轰顶,头脑一片空白,口里只反复絮叨着一句话:“怎么会是这种结果?”
     这样的结果确实是难以接受的。消息传回省内,许多关注嘉阳电厂项目的同志都深感惋惜,同时又一筹莫展,只有用好话安慰我们。其实项目被枪毙了,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受,都需要安慰。
     嘉阳人毕竟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雨历程,经历过无数的坎坷和挫折,练就了坚韧不拔的企业精神,一时的挫折并没有摧毁领导班子的意志,大家一致表示:决不言败、决不放弃。
     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当时并没有回矿,而是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了项目被否定的真正原因。原来,在讨论我矿的项目时,开行贷委会17位高管一听说是四川的项目,心都凉了一半,一股脑地数落四川尚欠开行多少钱没有还,正在建设的二滩电站是如何让开行骑虎难下,搞得他们在国家领导人面前很丢面子等等,对于项目本身,却并没有多少反对意见。最后形成的决议也没有完全把路堵死,而是说“建议缩小装机容量,不扩建矿井,由四川省自主投资建设。”
     既然尚存一线生机,就应该做最后的努力。矿领导班子重新谋划攻关策略。既然问题不在项目本身,而在省上,那就先做省领导的工作,请他们去开行游说,另外,指示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再寻路子,最好能够求得朱基总理直接的支持。
     决心下定则分头行动。矿领导先后向省政府多位领导汇报了项目被开行否定的真实情况,求得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表示尽力帮助做工作。同时,在北京工作的同志通过努力,也打探到了能够接近朱基总理的路子。
5寸.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4 编辑

第六篇  柳暗花明

    又是一年春来到。1995年的暖冬气候使1996年的春天来得格外地早,才3月中旬,北京就已经有花开了。又一届全国人代会迎春召开。赴京的四川省级领导代表却无心赏春,多位副省长及相关领导都在趁这个机会为嘉阳的事情奔走。马麟副省长约见开行常务副行长屠由瑞,向他汇报嘉阳电厂贷款项目。王金祥、李达昌副省长则于3月18日约见开行总经济师邝业梅,专题汇报电厂项目,邹广严副省长约见国家计委主任陈锦华,请他给予支持。省计委副主任廖杰拜访国家计委投资司司长宋秘……开行贷款委员会的一些成员也先后听取了有关嘉阳电厂的单独汇报。
    与此同时,另一条重要渠道已打通。在北京工作的同志与朱总理的秘书接上了头,将矿上写给朱总理的一封有全体班子成员亲笔签名的信交到他手上,请他择机争取让朱总理过目。
    好消息接踵而至。一系列约见的效果都比较良好。开行主要领导表示同意复议嘉阳电厂项目,国家计委相关领导也在向开行施加影响力。最为激动人心的是,5月初的一天,当在北京攻关的同志照例去朱总理秘书家接送他的小孩上学时,秘书告知,朱总理昨天去301医院看望百岁老人孙越崎后,他即把我们的信摆上了朱总理阅批文件卷宗的首页(信中提到了孙越崎与嘉阳的渊源),朱总理看后作了批示,大意是“搞个项目救活一个困难老企业是值得的,请开行给予支持。”
    春雷一声天地动。1996年5月28日,开行贷款委员会再一次召开全体会议,复议通过了嘉阳电厂项目,决定给予该项目2.67亿元贷款。消息传出,一大早便等候在开行大厅的几位同志禁不住喜极而泣,并在第一时间把喜讯传回家!
    高兴吗?高兴!激动吗?激动!庆祝一下吧,那没说的了。这一天,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在省里等听结果的领导,在矿上静候佳音的乡亲,无不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整整四年啊!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等待的、盼望的、梦寐以求的,不就是这个时刻吗!
5寸 (12).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4 编辑

第七篇  瓜熟蒂落

     拿到开行向国家计委出具的2.67亿元项目贷款资金承诺函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争取国家计委批复项目可研报告并同意开工建设。在省内,坑口电厂项目则全面进入实施阶段。
     虽说国家承诺给予坑口电厂2.67亿元贷款,但项目总投资为5.3亿,剩余2.63亿元要靠省内配套解决,这在当时仍然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在多方努力未果的情况下,矿开始调整思路,不再坚持独立办电的初衷,确定了“以建成电厂为目的”的原则,并随即展开了一系列的工作。
5寸 (15).JPG
    1996年7月2日,省煤局召开办公会,专题研究嘉阳提出的“以建成电厂为目的”的合资建厂方案,与会人员全面分析了形势,一致赞同与川投合作(当时叫四川省投资集团公司),同意项目由川投控股60%,矿占40%股份,项目所需1亿资本金按比例分摊,剩余1.63亿元省内配套资金由川投解决,共同组建“四川嘉阳电力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方案经省计委认可,省政府批准后,7月17日,矿即与川投接触,协商合作的相关原则。8月13日,川投董事长马麟率省计委、省电力局、省煤管局及相关单位领导一行20余人,到矿进行实地考察,就成立公司和电厂建设的相关工作提出了要求。
    1996年8月19日,矿与川投的合作协议在成都签署,标志着“四川嘉阳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宣告成立。双方组建成立“电厂建设指挥部”,进入施工现场开展筹建工作。至此,电厂项目省内部分的前期工作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里正为征地、拆迁、三通一平忙得热火朝天,北京方面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1996年7月底,国家计委交通能源司审查通过了电厂可研报告,草拟成批件传各司局会签。尽管在会签的过程中又遇到过不小的阻力,但通过多方努力,终于冲破了层层难关。1997年1月30日,国家计委正式行文,批准嘉阳坑口电厂项目立项,同意进入实施阶段,从而宣告了“四川嘉阳2×5万千瓦劣质煤坑口电厂”项目前期工作全面结束。
     1998年3月,又一个转产项目———眉山嘉阳钢铁厂建成投产。同年,天锡井90万吨/年能力矿井扩建工程开始实施,2000年全面达产。1999年3月,电厂第一台机组发电;8月,第二台机组投运。2000年9月,“四川省嘉阳煤矿”正式转制为“四川嘉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从而结束了嘉阳人将近10年的转产求生存之路,掀开了发展的新篇章。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08: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yh 于 2008-12-26 09:55 编辑

尾篇  永远的记忆

     暗淡了风霜雪雨,远去了各家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淹没了险关漫道,荒芜了烽火烟尘。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回顾嘉阳煤矿10年的转产征程,我们有太多的朋友需要感谢,有太多的事迹需要讴歌,有太多的事件值得回味,有太多的经验值得总结。在历史的长河中,嘉阳10年的转产之路注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毕竟,我们通过两届班子的努力,把企业从濒临倒闭的边缘拉了回来,把职工群众从极度困境中带了出来,走上了一条良性循环之路,一条发展壮大之路,一条充满前景之路。
7寸.jpg
    追忆至此,总觉余意未尽,那就借用先总理周恩来所作的一首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5寸 (1).jpg
发表于 2008-12-26 09: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阳石 于 2008-12-26 11:40 编辑

艰难的历程!
顶.gif 顶.gif 顶.gif
发表于 2008-12-26 09: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代月没发完,还兴占位置哦
发表于 2008-12-26 09: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说嘛,戴月没发完,还兴占位置
发表于 2008-12-26 10: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子不发在一个楼里呢?
发表于 2008-12-26 18: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victory::victory:
发表于 2008-12-27 16: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子不发在一个楼里呢?
枫桥夜泊 发表于 2008-12-26 10:44


我提倡不发在一个楼里。图片多了发在一个楼打开速度慢。
发表于 2008-12-27 16: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日战争硝烟起,芭蕉山沟苦创业;
喜迎解放矿工乐,幸福生活比蜜甜;
激情岁月闹翻番,我为祖国献能源;
遭遇挫折不畏缩,齐心协力渡难关;
加入川投大家庭,生产安全创佳绩;
嘉阳生聚七十年,往事回首意无穷;
精彩好文示来者,幸福生活倍珍惜;
众人划浆启航程,百年老矿奔和谐。
发表于 2008-12-27 21: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日战争硝烟起,芭蕉山沟苦创业;
喜迎解放矿工乐,幸福生活比蜜甜;
激情岁月闹翻番,我为祖国献能源;
遭遇挫折不畏缩,齐心协力渡难关;
加入川投大家庭,生产安全创佳绩;
嘉阳生聚七十年,往事回首意无穷 ...
方发 发表于 2008-12-27 16:57
百年老矿焕新貌
发表于 2008-12-31 00: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父辈举起的的旗帜致敬!!
发表于 2008-12-31 00: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数的事实告诉我们,幸福生活必须要靠自己的双手奋斗!
发表于 2008-12-31 00: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1993年起矿的亏损已突破3000万元,煤炭市场继续恶化,富余人员迅速上升,职工子女成群待业,困补家庭不断增多。   

是的 我们就是那时候离开生养我们的嘉阳的~
发表于 2009-1-23 21: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沧桑必定会铸就明天的辉煌!:victory:
只要相信,期待就会成真!:handshak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蜀ICP备08002150号

川公网安备 51112302000103号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GMT+8, 2017-10-20 00: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